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被小老板破处
被小老板破处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都市激情
被小老板破处 说起来,那是到了县城,在一家私营服装工厂落脚后的不久。我就被厂长王钧破了女儿身,拉下了水。


  我倒是想得开,女人不就那么回事吗?只要舒服,跟谁不都一样啊?


  那天,工厂里停电,全都放了假。姐妹们就三三两两逛街去了。我一个人在家摆弄刚刚买来的半导体收音机。谁知道,王钧偷偷地来了。


  当我到这个厂子里来的那一天,我就看出来了,王钧想打我身上的主意,今日终于被他等到了,你想想,他身强体壮,有权有势的,我这么一个弱女子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吗?


  没三两下功夫,我全身的衣服就被他脱了个干净,就连最後一件贴身三角裤叉也让他给扒了,我当时两手不知是要遮住奶子,还要遮住下身,只见他自已也脱光衣服,下面的鸡鸡粗大无比,红的发紫,涨满着,高挺着,当时真害怕,我那小小的肉缝能容得下它吗?我一时心慌起来。


  赤裸的我躺在双人床上,王钧在我的身旁恣意的用舌尖舔舐着我的奶头。此时的我微微地扭动着身体并从鼻子发出了甜美的哼声。王钧的双手在我那有如杨柳般的细腰和丰满的屁股上下来回抚摸着,并用右手拨开了我的阴毛。


  王钧边抚摸边说道:「你的身体真美,每个部位都有如雕琢过的玉石一样,那麽的光滑细致,阴毛也长得这样的可爱。」害羞的我不由得的抬起右小臂盖在自己的脸上。


  王钧把我的双腿分开到最大的极限,并同时把脸部埋进我的双腿间。肉缝上的小肉芽也因为王钧强烈的舔舐而忍不住的微微蠕动着。


  「..唔..啊....不要这样....我..我受不了..啊....嗯....喔....」我求饶地哼着、说着。


  我的肉芽被王钧的舌头舔舐时,强烈的快感却像涟漪般的扩散到全身,我再也忍不住的泄出了大量的蜜汁。白嫩屁股摇幌不停,嘴里不停哼着,我那一丝闺秀之苗,早被吹得一乾二净,我那从未尝鲜的肉缝也忍不住淫性大发,跃跃欲试,接着他整个身子压下,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,他的大鸡鸡对准向肉缝而来,摸着鲜红嫩小的肉缝就往里塞。


  我当时感到一阵刺痛,可他还是用力插进去,我唔了一声,痛得我快要掉下泪来,几乎差点昏了过去。


  他大概发现了什么,说道:「你痛了吧?你若打算不痛,先和我亲亲,可能就会舒服些。」就这样,无奈的我,赶紧将舌头吐出,送入他嘴里,他快意异常,下边也不再用力了,只是轻轻挺送,半响才全部送入。


  他对我还是很体贴,干了半个多钟头,始终没有放纵,但是我的下体竟已经有些肿了起来。


  第一次就这样干完了。我起身来穿衣,可他却拉住不依的对我说:「咱们好不容易才凑到一起来,插这么一回就算完了?你先歇一歇,回头我们再好好玩一玩行不?放心,我不会亏待你的。」这时我已不像先前害羞和害怕了,轻轻说道:「改天再说吧!」王钧是个有老婆的人,他们俩结婚已经三年多了。虽然他们家住在县城的郊区,可有的时候,他老婆也带着孩子上厂子里面来玩。要说他老婆长得挺漂亮的,个儿是个儿,模样是模样。与他相配还是蛮合适的。我就纳闷:为什么放着自己的老婆不用,却要在我的身上花钱呢?我有哪点能让王钧动心的呢?家花就真的没有野花香吗?


  一天,王钧说了实话。他说:虽然她的老婆今年才二十多岁了,应该说正是热情奔放的年龄。可她太保守,太封建,一点都不开化。男女之间的这点事儿在她的老婆眼里,那就是应付差事。到家里,不让他摸,不让他喃,不让他亲,不让他舔。脱了裤子,让王钧干上两下,也就完了。就是她老婆最舒服的那工夫,也是连哼哼一声都没有。


  王钧的老婆也真是的,怎么就感觉不到干那事儿的爽快劲儿呢?但凡王钧的老婆能使出一点点本领来,「肥水」也不会流给外人田。


  用王钧的话说,人活在世上就得潇洒,不能太憋弄了。男女之间的这点事儿也不例外。他说他听见我的哼哼声,心里特别激动,他说他虽然有个老婆,可只有在我这里,他才真正找到感觉。是啊!有这样的男人「伺候」我,我也感到荣幸。


  尽管我这朵鲜花没有在规定的花盆里开放,可我觉得挺值得。


  你是不是在说,说我是个坏女人?我怎么坏了?我降生在这个世界上为什么?老天爷给男人、女人分别安装了不同的「家伙」,就是让你用的。有过那种体验的人都知道,男人女人凑在一起干那个事儿是何等的舒服啊。如果你没有感觉到性福,为什么不寻找性福呢?男人们可以没事找个小姐解解乏,为什么女人就得一棵树干靠哪?尤其是有的男人就不会「伺候」女人,作为女人,你就不会想点别的辙吗?许男人到处搂女人,就许女人靠别的男人。有什么可害羞的?


  【完】

友情链接